评论:综艺节目的“编剧”也越来越重要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21:47
  • 人已阅读

清人梁启超曾说过“义山的《锦瑟》、《碧城》、《圣女祠》等,讲的什么事,我理会不着。拆开一句一句叫我解释,我连文义也解不出来。但我觉得它美,读起来令我精神上得到一种新鲜的愉快。”这是李诗读者和研究者们的共同感慨,不甚理解而觉其美,这就是李商隐诗的一个重要特征——朦胧美。 李商隐的诗呈现出朦胧美,究其形成的原因是十分复杂的,这与诗人所处的社会环境和个人性格是密切相关。首先,他不仅生活在唐朝衰颓时期,而且生活在整个封建社会由繁荣昌盛的顶峰逐步衰落的时代,这为有“欲回天地”政治雄心的他定下了悲剧的基调。朝廷的腐败、人民的痛苦,使他对社会产生了深刻的不满,再加上他终身沉沦于牛李党争的漩涡之中,政治上始终不得志,这使他的内心总体上处于一种不平衡的状态。其次,诗人在个性上多愁善感、深奥内向,这种性格决定了他对人生、仕途、爱情感慨的抒发,不是采取直抒胸臆的方式表达,而是充分调动自己多种多样的艺术手段和技巧,以一种朦胧美的方式表现出来。 李商隐诗的朦胧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意象的缥缈不定,他往往选取天仙、神话、佛道、方士的某些传说入诗,并以贴切而富有情韵和象征意味的词藻加以表现,因而其诗的意象往往蒙上一层迷茫缥缈的色彩,如轻纱,如梦境,如雾里花。 如《月夜重寄宋华阳姐妹》 偷桃窃药事难兼,十二城中锁彩蟾。 应共三英同夜赏,玉楼仍是水晶帘。 诗只二十八字,用了东方朔、常娥、十二城、彩蟾、玉楼、水晶宫等六个神仙方外的典故,怎么能不迷茫飘渺呢?东方朔三次偷食王母碧桃,一般是指带男女欢情,而人神恋爱那种似假似真、暧昧朦胧的情韵也显得特别朦胧。“窃药”用嫦娥之事,来比拟入道求仙。全句言此两者不可得兼,感叹之情自可于言外求之。后二句进一层回答为何“难兼”,是因为“十二城中锁彩蟾”,则又有两个意象一个是“彩蟾”,照应“窃药”,月中之象,读者可以意会宋华阳姊妹是因为入道而进广寒之宫;而“十二城”又是一个意象。《集仙录》“西王母所居宫阔在间风之苑,有城千里,玉楼十二。”有一种可望而不可即之感。一个“锁”字,写出了楼高院冷和女子的因宫规束缚而丧失了爱情的自由。本来应同华阳三姐妹一同在月下赏月的,寄寓了诗人的爱恋之情。但是诗人来了,只能翘首遥望,宫禁森严,“玉楼”仍为“水晶帘”所隔,可望不可即,又一朦胧之像。 李商隐诗意象的迷离恍惚,在诗的结尾处表现的尤为突出。正如姜白石在《说诗》中讲到其诗“一揣之妙,全在结句”。他常用写景作结,在结尾处不直言其志,留给读者一种混茫朦胧的境界,而将诗意蕴含其中。 《昨日》一首是很典型的 昨日紫姑神去也,今朝青鸟使来赊。 未容言语还分散,少得团圆足怨嗟。 二八月轮蟾影破,十三弦柱雁行斜。平明钟后更何事,笑倚墙边梅树花。 这是以首二字为题的“无题诗”,诗中托紫姑神喻所恋女子。刘敬叔《异苑》云“紫姑姓何名媚,字丽娘,寿阳李景之妾,不容于嫡,常役以秽事。于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首句正月十五晚(即“昨日”)“少得团圆”,“足慰怨嗟”可是十六日(即“今朝”)便无音讯,所谓“青鸟使来赊”。“二八”、“十三”,前者比喻月缺镜破、后者比喻分散时多,两句为哀怨之调。而诗之妙在于结句宕出远神,意象朦胧。作者设想所恋女子“平明钟后”的情景,诗人不入理路,却以混茫之景,结思念之情。“谅她正思我”,反衬出我的相思之情,极其婉曲有致。 李商隐善用典故,他在用典上既注重典故的历史原意,又着重增加自己对典故的认识和情感。因此他对典故的改造程度要比别人深,同时也增强了诗的模糊性。 《锦瑟》一首用典具有诗人的鲜明个性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这是李商隐诗集中最让后人争议的一首诗。对于该诗的主旨,历来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结合诗人身世遭际,先后归纳出“恋情说”、“悼亡说”、“自伤说”、“咏史说”等十几种说法。众说纷纭的主要原因就是此诗大量用典及典故在诗中含义的模糊性。诗人用的典故是经过其主观情感浸染改造,具有高度的个性化和主观化。这首诗运用了四个典故“庄生梦蝶”、“望帝春心”、“沧海珠泪”、“蓝田日暖”。单独来看,每个典故都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具有特定的意义,但是诗人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完全抛弃了它们原有的意义。庄生与蝴蝶的嬗变、杜鹃作为望帝的寄托、月下晶莹的珠光和氤氲飘渺的玉山,这些典故背后流泻出的可能就是诗人那深情的思念和思念不已的伤感,或可能是凄凉家世、悲情爱情的复杂体验;也可能是追求美好和美好的难以实现,是迷惘、茫然和可望而不可及的虚幻的情感体验等等。四个典故已经不再是历史的东西,而完全变作了诗人的独创,融合于诗境中难解难分。因此,读者对这首诗的终极意义也就具有了无限阐释的可能性。可以说,典故充分激发了读者的想象力,相当含蓄地表达了丰富的内容,创造了朦胧深邃的意境。 另外,时代的原因和个人的遭遇,使李商隐的诗带上了浓郁的感伤气息。因而,在他笔下的艺术美,往往是美的悲剧,其中充满了浓重的失落的惆怅与悲哀,创造出“意旨微茫”的境界。而正是这种境界,使其诗体现出一种朦胧美。朦胧掩盖了诗人执着的追求,而透过朦胧仍能看到诗人的理想,看到一颗寂寞追求的脆弱的心。 无题诗《昨夜》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这是一首具有朦胧美的爱情诗。诗人回忆与某女子邂逅的情景。一、二句写景。昨夜的星辰昨夜的风,点明时间。满天的星星闪烁着迷人的亮光,微风轻轻拂来,好一个良宵之夜。画楼的西边,桂堂的东边,点明地点。迷人的夜晚,美好的地方,这可能是对方所在,亦可能是诗人立足场所,总之,是诗人感情的聚结之处。 美好的事物就在眼前,因此喜悦之情尽在言外,然而这种邂逅并不如愿。三、四句以下可看出,对方是在楼上,而自己却在楼外,因而说没有彩凤那样能比翼双飞的羽翼,但是,又一转折,因为两人之间有着相互炽热的爱情,他们的心是息息相通的。五、六句极写对方在楼上欢乐游戏的情景。“隔座出钩”和“分曹射覆”指两种游戏。“春酒暖”、“蜡灯红”展现出楼上游戏热烈的气氛,更可看出诗人对这种场面多么向往,如能参与其中是多么惬意。然而,七、八句转向写楼下之人的惆怅。楼上那么热烈的气氛,而楼下之人呢?却像那随风飘转的蓬草,听到鼓声又要跑马去兰台应付无聊的官差了。楼上的情景尽管相隔咫尺,然而对诗人来说,却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及。与上联“身无彩凤双飞翼”关合照应,一脉相承。以热烈衬托凄清,怅然若失感浓重。 综上所述,意象的缥缈,用典的模糊和诗境的感伤气氛是李商隐诗中朦胧美的主要特点,它们是时代和社会的产物,也是时代和社会的折光,可以说,是社会、时代造就了李商隐的个性,社会、时代和诗人的个性又形成了李商隐诗的独特风格。诗贵有情,贵有个性,李诗个性鲜明的抒情,使其诗成为晚唐诗人中别具一格的奇葩。人们喜读李商隐的诗,当然有很多原因,其中诗中的朦胧美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其诗所表现出来的深情幽怨,意旨微茫以及梦幻缥缈,意境恍惚的境界,令人读后宛如置身于“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的景致中。叶燮在《原诗》中对晚唐诗歌作了一个总结,他说“晚唐之诗,秋花也。江上之芙蓉,篱边之从菊,极幽艳晚香之韵,可不为美乎。”把晚唐之诗喻为秋花,极为恰当,而李商隐的诗则是秋花丛中最璀璨、最有代表性的一朵“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的雾中之花。